党员组织关系转接

干部工作

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 新闻内容 -> 干部工作 - 正文

广大党员干部快马加鞭勇夺“开门红”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2月10日 点击率:2858

基层广大党员干部快马加鞭勇夺“开门红”

 

——开年,铆足劲儿加油干

 

  浙江在线2月9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金春华 吴勇 龚望平 李攀 丁谨之 报道组 陈锦青 龚献明 叶茜 通讯员 吴飞坚 骆介平 康明军)每一个春天,总有希望在生长。

  这份希望,源于发展经济的刻不容缓:如何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更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这份希望,源于改革创新的马不停蹄:如何打好转型升级组合拳,不断提升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

  这份希望,源于改善民生的义不容辞:如何践行共享发展理念,认真解决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关键小事”?

  这份希望,更源于淬炼作风的时不我待:如何以敬民之心行简政之道,让群众和企业过“好日子”?

  料峭二月里,我们的记者兵分8路,寻觅这份蓄势待发的希望,记录来自基层一线、最火热的生活。

  秉持浙江精神,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

  这个春天,浙江再次启程。

记者金春华(左一)与乡镇干部一起在巡河现场。

  巡河

  诸暨山下湖镇镇长杨华凤

  寻找发展新天地

  2月3日,上班第一天。

  下午2时许,位于诸暨市山下湖镇吉祥路120号的浙江清湖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山下湖镇党委、政府的5位领导干部。

  工作千头万绪的乡镇,为何会把走访这家成立才半年的企业作为新年第一件事?这里有山下湖镇一个不一般的“小目标”。

  “上午我们参加了诸暨全市干部大会暨经济工作会议。会议提出今年要打好‘十大会战’,其中就有治水如何与转型相结合、如何打造美丽乡村升级版等内容,我们想让‘清湖’成为全镇的标杆示范。”镇长杨华凤的这番话,让公司总经理郭伟锋心里有了数。

  这家企业真可以承担这么大重任?跟随杨华凤等人的脚步,答案一步步揭晓。

  走过几间简易的生产用房,眼前出现一个约有140亩的水塘。水面上立着一根根竹竿,似乎看不出什么,郭伟锋快步走到一台泵机前,打开开关,泵机上连着的一根伸向水底的管子慢慢浮出水面……

  看着记者不解的眼神,郭伟锋笑着解释说,这是公司用10多年时间研制的“自动化网箱养殖技术”。该技术通过特殊装置,给珍珠蚌精确投放饲料,可实现珍珠蚌在清水中养殖。诸暨环保部门曾来检测过,水塘中水质一般为Ⅲ类,最好可达Ⅱ类。

  山下湖镇是全国最大的淡水珍珠养殖、加工、贸易中心,目前已占据全球70%以上的珍珠交易额。但这一“美丽产业”原本依赖的传统养殖、生产模式却给当地生态环境带来较大破坏:无序投肥导致水体富营养化严重,无序生产使得蚌壳乱堆、臭气熏天……

  “近年来,我们一直在通过‘五水共治’推动珍珠行业转型升级,目前已探索出3种效果非常好的养殖模式。‘清湖’模式是其中一种,其单位面积产量是传统模式的6倍,且珍珠品质更好。”走在泥泞的堤岸上,杨华凤说,今年,镇里将重点整顿珍珠蚌养殖,所有开放性河流将全面禁止河蚌养殖;围堰养殖将接受环保部门每月一次的抽查,要求尾水达到Ⅴ类水以上;镇里将投资3000万元新建一个剥蚌壳工厂,并在该厂附近将新建一个蚌肉加工点,可满足全镇珍珠蚌剥蚌壳、蚌肉加工的需求,并实现蚌壳、蚌肉的无害处理。

  说话间,天空下起小雨,但杨华凤等人并不在意。她对郭伟锋说:“郭总,你们上次提出今年要扩大养殖面积,镇里已在协调了。”

  “太好了!”老家就在诸暨的郭伟锋说,自己原在湖北养蚌,去年6月,镇里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他有这项技术,就请他以“浙商回归”项目回诸暨发展。8月公司正式成立,其中的公司注册、240亩养殖水塘的全部承包工作几乎被镇里“承包”了。

  “还有,去年‘清湖’把这些原来因为珍珠蚌养殖而逐渐淤积的水塘、湖畈清淤了一遍,把堤岸筑实,准备搞观光旅游,这非常好。”杨华凤指着水塘四周说,镇里今年将开展“美丽湖畈”建设,预计投入1亿元清理内湖渠系,解决全镇因湖畈、河道淤积导致排涝难的问题。

  细雨中,郭伟锋说,看来,恢复当年船只往来的田园风光,不是梦。

记者吴勇(左二)与客商在一起。

  出击

  义乌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朱位松—

  “虎口夺食”招大商

  “这块地的旁边就是佛堂古镇的主干道,地处义乌市区10分钟交通圈内,土地已经平整了,水电也通了,就等着你们来开工……”2月4日一大早,浙江义乌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朱位松冒着春雨、踩着泥泞,陪同深圳某上市公司高层到义南工业园区,为有意落户的新材料项目选址踏勘地形。

  这个春节,管委会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没有歇着,他们一边忙着为已落地的企业做开工前准备事宜,一边要给还在犹豫中的目标企业吃“定心丸”。

  “这个新材料项目的投资洽谈就没间断过。”朱位松告诉记者,节后上班第一件事,他们就邀请公司的高层前来磋商,做好开春第一波招商推荐。“好项目大家都想引进。在没有正式签约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朱位松坦言,招商引资如同“虎口夺食”,“咬”住不放松,才能抢得好项目。过去的一年,义乌全市共收集招商项目信息1100余条,最终签约81个项目,其中20亿元以上项目18个,50亿元以上项目12个。就像朱位松说的,这些项目,都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争夺”才获得的。“这个新材料项目首期预计投资达5亿元,这样的投资额已经算小了,像‘华灿光电’‘瑞丰光电’‘木林森LED照明项目’等三大项目,总投资额达到135亿元,达产后销售额可超300亿元。”朱位松说。

  走进浙江义乌工业园区,总投资20亿元的瑞丰光电LED项目已开工生产,实现了“当年签约、当年落地、当年开工、当年投产”的目标;年产1200万片LED外延芯片和3900万片蓝宝石材料的华灿光电LED项目一期主体工程正在装修;总投资55亿元的木林森LED照明项目已经开工……三大LED龙头企业相继落户义乌绝非偶然,正是义乌铁军“虎口夺食抢项目”的成果。

  “我们收到招商项目信息时,有两个城市已经找华灿光电谈妥了扶持政策;瑞丰光电更是有6个城市竞争,还与一个西南省份城市完成了洽谈。”朱位松回忆道。尽管如此,义乌的招商团队没有放弃,他们频繁往返于湖北、江苏等地,与华灿光电各个董事成员接触,不遗余力地向他们介绍现今义乌的投资环境、人才与用工、政府效率和执行力等情况。就拿瑞丰光电LED项目来说,他们一年就跑了深圳几十次。

  目前,国内招商引资竞争激烈,尤其是对“大好高新”项目的引进,更是离不开一支“永在路上、永在奔跑、分秒必争”的招商干部队伍。据义乌市委组织部介绍,为强化招商队伍,义乌市选派了副科级干部、相关部门优秀干部到投资促进局挂职,抽调懂经济、会谈判、能吃苦的年轻干部到各招商平台,充实一线招商力量,实现哪里有优质的项目、优秀的企业,义乌招商队伍的嗅觉和触角就延伸到哪里。

  “金鹁鸪,银鹁鸪,飞来飞去飞义乌。”因为有了这样一支能够招大引强的招商“铁军”,眼下的义乌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省外、海外的浙商回乡投资兴业。就在正月初六(2月2日)举行的2017第二届世界义商大会上,义乌市现场签约了7个重大浙商回归项目,总投资153.33亿元,实现浙商回归开门红。

记者李攀(左一)与章明达一起在工地调研。

  调研

  路桥路北街道党工委书记章明达

  拖动工程“进度条”

  2月5日,春节复工后第一个休息日,路桥区路北街道党工委书记章明达的脚步却一刻不停。

  当天下午,他来到位于双水路上的路桥装饰城二期项目建筑工地。占地108亩的工地上,21层高的国际馆刚刚结顶,A、B、C、D四个场馆也已初具雏形。

  看着眼前的成果,章明达百感交集,一直守候在工地上的十多位业主同样难掩激动心情。从项目开工、停摆、几近烂尾到起死回生,其中的酸甜苦辣他们最为清楚。

  围坐在工地的简易工棚里,业主林美丽向记者回忆起让他们至今后怕的那一幕:2014年8月,正如火如荼建设中的路桥装饰城二期因投资方资金链断裂,濒临烂尾。如果装饰城被拍卖重组,800多名购铺者、订铺者、投资借款户可能血本无归。

  压力同样重重压在街道干部的肩上——投资方资金链断裂,引发了部分业主的恐慌情绪,他们甚至小范围组织越级上访。

  有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无论是政府、业主还是投资方和建设方都在苦苦思索。

  林美丽告诉记者,当时,她和几个比较熟悉项目的业主盘算了下,要挽救这样一个庞大的烂尾项目,至少需要2.5亿元资金。

  这笔钱如何筹集?林美丽伸手指向悬挂在工地上的一条巨大横幅:齐心协力谋自救,同舟共济渡难关。“自救”,即通过二次投资为烂尾项目众筹。

  这个办法到底行不行得通,带头的业主们心里也没底,毕竟此前没有先例,更何况“自救”肯定离开政府的帮扶。

  幸运的是,经过深入调研,路桥区政府不但认可了业主们的“自救”方案,还专门成立帮扶小组。作为帮扶小组成员,章明达已经记不清自己来过多少次工地,开过多少场会。

  为了避免有人对巨额资金的管理存在疑虑,帮扶小组出面到银行开设了专用资金账户,对账户上的资金实施监管,并启用了监管公章;全力协调投资方与银行的信贷关系,争取适当延缓贷款的兑现期限……

  “如果没有政府的帮助,我们的自救计划也不可能这么快实现!”林美丽说。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命运共同体概念,随着自救小组和帮扶小组的组建被推进了众业主的心里。原本那些欲通过上访来“解决”此事的商户,也开始放弃之前的冲动行为,主动加入到自救中。去年4月,停工近两年的路桥装饰城二期恢复建设。

  章明达说,目前共有460多名业主同意自救,2.5亿元的资金缺口也已经基本筹集到位,工程进展顺利的话,明年就能对外营业。“现在,我想知道你们还需要政府提供哪些帮助?”

  业主代表一商量,提出了几个建议:装饰城建成后还需要仓储,另外商城周边几条道路能否尽早打通……

  这些建议,章明达一一记录在册,并当场承诺尽力为业主协调解决。

  “太好了,没想到当初听起来有些疯狂的决定,竟然真的让我们搞起来了,真是有点不可思议。”林美丽说。

  年后的第一次调研,拖动了项目复活的“进度条”。章明达告诉记者,建成后的装饰城二期主营中高档瓷砖、卫浴、家具、橱柜等,四通八达的人行天桥和80多部自动扶梯将4个场馆融为一体,高达百米的国际馆,将是全球知名品牌建材的展示台……这些都将从效果图上的景象变为现实。

记者丁谨之(左一)与工作人员一起巡查危房。

     存查

   定海危改办工作人员孙宏广

   百姓安危记心间

  “点位BMC019,后视读数,0958,0957;点位A,前视读数,0904,0903。”2月4日早晨9时许,当记者冒雨赶到定海昌东新村37幢的危房监测现场时,定海区危改办工作人员孙宏广已经忙开了。

  与两名技术人员一起,将水准仪架设到固定点位、仔细观测细微的数据变化、读数并录入表格,不一会儿,眼前这座C级危房近1个月的沉降情况,便化为一个个准确的阿拉伯数字,被完整记录下来。“这才刚开始,沉降、倾斜、裂纹等所有实时监测数据,在记录汇总后,还必须存档保存。”孙宏广说。

  农历鸡年的第二个工作日,就将工作地转移到老小区,孙宏广理由充足。尽管危房实时监测工作已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外包给中标的专业技术公司,但危改办仍几乎每天都安排工作人员和街道工作人员前往危房集中的老小区,进行现场巡查。“危房监测事关老百姓的人身及财产安全,巡查能督促相关技术人员保质保量地完成工作。”孙宏广告诉记者,平时一般由年轻人承担巡查任务,但“开年第一次还是自己来实地看看才放心”。

  按制度规定,C级危房至少1个月进行1次监测,如房屋发生重大变化,则即时监测并上报相关情况。刚结束的长假里,全区540幢需实时监测的C级以上危房,最令孙宏广牵肠挂肚。春节期间,公司技术人员的危房监测工作没有放假,但让他担心的是,直面庞大的工作量,技术人员是否会产生懈怠思想?假期监测能否不折不扣地进行?在孙宏广眼中,不间断的巡查便是无形的压力,“信任不能代替监督,党员干部必须对群众负责”。

  读毕6个沉降观测点、4个倾斜观测点的监测数据,孙宏广又沿着墙体,找到此前已用红笔标注出的裂缝监测标,仔细观察有无贯穿情况。“下雨天检查,你们辛苦啦!房子的实时情况,我们在哪里能看到?”“具体情况都会公开在网上,查询的网址报纸上有,你问社区干部也行。”期间,孙宏广耐心解答着居民的疑问。

  现场巡查,只是孙宏广工作的一项内容,他的更多精力倾注在危房解危工作中,统筹考虑危房安全隐患类别、周边房屋分布等个性化因素,制定“一楼一策”的解危方案。

  2017年,定海区将启动18幢D级危房解危工作,这标志着该区实施危房监测以来,现有掌握的所有D级危房均将在年底前进入危房解危程序。

  “道隆山弄12-15号,是1月刚排查出的危房,老化比较严重;昌南新村46幢人都腾空了,过完正月马上要拆;东园新村的18幢和25幢已经拆了,正在建造配备汽车充电桩的停车场,中午打算去转转。”定海区的“危房地图”,早已画在孙宏广心中,破旧立新的工作,正待新春启步。

  “别打湿表格,否则数字就糊了。”雨势越来越大,孙宏广小跑着从车里取来伞,却没有为自己挡雨。他大踏步上前,撑开雨伞护住技术人员手中的数据簿,自己则半个身子淋在雨中……

返回】 【打印